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孝感槐荫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云梦寿哥

[散文] 寿哥散文集★风月留痕(更新中)

[复制链接]

235

主题

2037

帖子

5106

威望

钻石VIP会员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5 12: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凝眸叶苞

    在我家附近的铁路公园、厦门园林植物园,在厦门环岛路海边,我最喜深入密林,徜徉其中,在静静呼吸那洁净清新的空气、检阅漫山遍野的碧绿时,凝眸那些枝头的叶苞。那些叶苞无论是从颜色、质地还是形态,都令我无比动容,视为圣物,伸手呵护之中,不忍打搅,不忍触碰。
    沉迷于叶苞们的茁壮,思绪很容易信马由缰。拿一片林、一棵树、一片叶、一朵叶苞,寓意世界、人生,貌似牵强,其实不无道理。
    我是一片叶子,我这片叶子正从深绿、老绿而转微黄,正渐趋金黄,直至枯黄,而零落。
    结果都一样,泥土的归宿是从出生就已确定的。有什么关系呢?我还在一棵大树上迎接岁月的风霜雨雪,欢快地绿着,并很乐意与周围那些老叶嫩叶乃至枝头的叶苞们一起烘托起这个世界关于一棵树的颜色。飘落的,无论有没有优美的姿态、潇洒的弧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叶子无病无灾,终于完美谢幕,回归尘泥。
    我这片叶子在风雨中的掌声、笑声时常比较放肆,甚而招致不同含义的侧目、絮叨,或者白眼。这对许多叶子来说,可能是一段段滋生忧愁和痛苦的经历,于我却视为风雨雷电一样的庸常。那些目光和言辞的砍削不过是病叶们病态的反应。把无法拒绝与无法反对更无能改变的事情作为烦忧的素材,不能斥为愚蠢,至少不能说是聪明。
    我是一片看上去非常普通,仔细审视却很不一样的叶子。
    每每凝眸叶苞,我似乎不太记得自己作为叶苞时的样子。过来了,如果能从眼前的使命中获得充实与快乐,对过往的淡忘也许不是什么“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这样上纲上线的沉重事。能够牢牢生于枝杈,不迷茫于未来的零落,不罔顾当下的使命,区区过往的陈芝麻滥谷子有什么价值呢?
    叶苞们沾着雨露、映着阳光,在满树枝头营建起翠生生、嫩生生的蓬勃朝气,骄阳似火、风雨连绵、雷电交加,所有和风的梳理、雨露的滋润、暴风的摧残、艳阳的炙烤、暴雨的冲刷、雷霆的震撼,都是叶苞坚驻枝头健康成长的营养。每一片叶子都在贡献着大树的年轮。一棵树的成长,除了根须的不断深入泥土,更稳固地扎根大地,叶苞的成长是大树可能参天的理由。
    凝眸叶苞,我浑身血脉偾张,血液汩汩涌流。其他叶子说,你的颜色比你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我信然。因为我是一片不一样的叶子。  

男人就要说男人的话。

235

主题

2037

帖子

5106

威望

钻石VIP会员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1: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家,我的雪

    “好大的雪!”这是父亲打开家门时的惊叹。父母不住呵手或跺脚,开始张罗一天的生活。屋里响动缓慢、悠然,空气被寒冬冻得沉重而僵硬。
    “我来生炉子煮炉子锅。”
    “我去后头园掐大蒜、撇白菜。”
    大雪封门。我窝在被窝里听到温暖的炉子锅,不再担心父亲吵着赶我起床,听着他翻找那个三脚猫的生铁炉子和柴禾的声音,那种暖直达心灵深处。不一会,生炉子的柴草浓烟倒灌进房间来,我闻到的却是温暖炉子锅气息,不由再往深处缩进被窝。
    这是儿时记忆里最大的一场雪。大雪在我家门前堆起半人高,门一打开,雪堆直接倒在堂屋里,屋里被雪映照得白白亮亮。父亲花了半天时间用铁锹撮雪,并在臃肿高起的前园开辟一条弯弯通往园门的雪路。园门门楼顶着雪朵,门已洞开。邻居们都在忙着撮雪开路,让各家的路连接起来……
    大我四岁的哥哥比我早起,他一起床就跑出去玩雪去了。那时二姐尚未出嫁,她打着长辫子,穿着妈妈给她缝制的红底蓝碎花棉袄棉裤,进进出出扫地、烧开水、淘米、煮饭。一件完了立即去忙另一件。我起床时,她正在厢房(我家的厨房)帮妈妈剥大蒜、择菜。那年她16岁,青春的脸被冻得红红的有起冻疮迹象。她一直是妈妈的好帮手。
    饭桌上架着三脚猫生铁炉子,小铁锅盖着木锅盖,里面咕嘟咕嘟火热响亮,闻得见豆腐、白菜与菜油烂熟的热香,馋涎蠢蠢欲动……遂一手拎起锅盖,一手尖着指头拈起一块炸豆腐吹着烫,放进嘴里。
    二姐揭发我:“看嘞!福用手抓。”
    妈妈提醒:“小心烫。”
    “烫死他!”父亲没好气地呵斥。
    ——我至今仍然记得塌地白煮炸豆腐圆子的香味,那才是真正家的味道。
    知道离吃饭喝汤还有一段时间,我跳出门,冲进前园,冲出园门去玩雪。
    妈妈在后面叫:“短命鬼,小心摔倒。喊寿回来吃饭!”我应了。
    鹅毛大雪静静飘落,居然没有一丝风。冲进雪花中的心情十分欣喜。因不久前曾下过一场薄雪,被风卷到墙角、坡根,屋瓦沟只积了点瘦白的雪线,日头一出,雪很快踪迹全无。我恨不得雪把村子埋了呢,所以一直盼着一场大雪,越大越好。通过那些相互勾连的雪堆簇拥的弯弯小路,我直冲村前。雪路冰结,脚下发出嘎嘎脆响。村前已经有不少男女抱着火烙儿(一种汤碗大小的拱形提梁瓦质取暖工具)看雪聊天。一些伙伴有的在大人协助下堆雪人;有的在村前已经冰结的池塘滑冰。有伙伴用石头敲打冰层听响,声音脆亮,这边敲,那边裂。有人呵止。满世界亮白刺眼,那些楝树、杨树、苦椿树朝天支棱着枯硬的枝桠,顶着雪条。少有的几棵马尾松被雪朵压弯了身子。好些人家放柴草的棚子或者茅厕被雪压塌了。村前稻场上的仓库顶着雪盖,看上去更像一个雪房子。巨大的草堆已然成为座座雪山。田野山岗完全被大雪覆盖,除了枯焦的野树、黄褐色的坡梗,看不到丁点庄稼的绿,有人在原野上寻着兔子、黄鼠狼的脚印找野味。
    我探脚到池塘冰面试图像哥他们一样放肆地冲、滑。大人们呵令自家孩子起来,担心冰破落水。忽地一声裂响,一条冰裂从这头辐射到那头,卡嚓卡嚓!冰层成块破裂,一塘惊叫,伙伴们纷纷向塘边闪避。
    哨子响了,队长从村东走向村西,他叫:“男将们早饭后到仓库打要子。”
    “寿哎……福哎……,回来乞(吃)饭!”妈妈在村头悠扬地喊……
    爸爸、妈妈早已作古,大姐、二姐、哥哥都已是儿孙满堂的老人。我也渐老了。从那以后,直到成年,直到今天,我再已没有经历到那年的大雪……
男人就要说男人的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管: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712-2886406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黄陂大道特一号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477866 举报邮箱:wlb@xgrb.cn

免责声明:槐荫论坛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
表槐荫论坛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槐荫论坛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 鄂ICP备15016979号-1 )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手机版|Archiver|孝感槐荫论坛

GMT+8, 2018-1-22 16:23 , Processed in 0.101040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找站务 扫微信 客户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