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孝感槐荫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33|回复: 10

[小说] 两头猪的人生(短篇小说)

[复制链接]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0-1 14:0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头猪的人生
                                  作者:潘兵华
字数:8727
                    (一)
       小猪珍珍翻着一对小白眼对我瞟了两眼,我是装在另外一个猪笼里叫珠珠的小猪,这个名字是后来我的新主人的孙子替我起的猪名。不过这会儿我正被珍珍嘲笑,它从鼻子发出不屑一顾的声音:

       “小伙计,你的伙伴们都被广东老板买走了,你傻不拉几,呆头呆脑,一副先天不足的货,没有人愿意要的笨猪。”

      我委屈的眼泪打湿了很瘦的猪脸,在猪海茫茫里更加难看,我想我的兄弟姐妹。我用前脚扒拉着珍珍的主人扔掉笼子外的一片黄菜叶,扒进猪笼来我贪婪吃着黄菜叶,好像是从来没有吃过的美味。早晨出门时主人喂的小米稀饭都被我的兄弟姐妹抢了,我一口都没有吃到,只舔了一下猪槽,真是猪间美味。我的那些圆溜溜胖嘟嘟的兄弟姐妹们被广东客人买走了,它们好像很兴奋上了车,在车笼里手舞足蹈,好像出远门旅游一样。我听懂了那个广东客和主人说的话,好像不是移民去南方繁衍生息,而是烤乳猪。我也搞不懂烤乳猪是什么样子,我和主人一样好奇伸着脑袋听。当那个大腹便便的广东肥猪(我在心里这样称呼他)告诉主人,要把我的兄弟姐妹们开膛破肚放火炉烤的金黄油滴就是烤乳猪时,我两腿就发抖,不敢抬头看人。珍珍的歧视我也没有心思计较,我耷拉着耳朵趴在地下直后怕,祈祷我的兄弟姐妹不要遭厄运,最好走到哪个深山老林脱逃猪笼。

      珍珍和它的兄弟姐妹们被一个养猪暴发户买走了,临上车珍珍大呼着:“看到没有,俺去的东家有自来水,有电灯,有暖气,有电扇,红砖红瓦的天上猪间。哼,哼,你羡慕嫉妒恨吧!”珍珍故意拉了一坨猪屎滚进我的笼子边,我嗅了嗅,发出的都是米饭的味道,一股富贵气扑猪鼻而来。

      汽车的尾气让我呛了两下,我弓着细腰咳嗽两声。我站起来呆呆望着隔壁笼子里的猪崽们去了新家,被新的东家收养。我呆在笼子没有人问津,我的主人眼看日头偏西,他脱了外褂在几个商贩里走来走去,回来时很不耐烦地收拾猪笼。他将买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塞进空猪笼里,搬上独轮车。我看到主人低着头来搬我呆的猪笼时,弯着像犁一样的腰,才四十岁头发就花白了,头顶稀疏,脸上黑皱纹跟我瘦瘪的黑肚皮差不多,都起了折。我用可怜的猪心同情我的主人,忽然看到主人背后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说话:“兄弟,这猪崽怎么卖?”主人听到有人要,放下猪笼。我听他们讨价还价,我终于以有史有来最低的猪价出手了,几乎是半卖半送的。我羞愧地低着猪头呆在那老头带来的竹篮里,上面也是用竹子编的盖子。我顶了顶,被绑死在自行车上,我饿得没有猪力气挣扎了。好算没有其他的猪在场,这么低的价,如果小白猪珍珍在的话,它一定会笑掉它美丽的猪牙。我透过竹篮缝隙看到我的主人推着独轮车慢慢地走了,我猪鼻子有点发酸,搞不懂为什么有了人类一样的多愁善感。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14: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太阳还有半竿子高时,我随着我的新主人到了新家。我从缝隙里打量着这家,就是一家普通的农家。石头垒的院墙,有不大不小的缝隙。我有点兴奋地在竹篮里想看过究竟,刚刚转了一下屁股,被竹签扎了一下,痛的我直叫唤:“喔,哬。。。”女主人听到了我叫唤,从厨房里出来帮忙老头子抬下竹篮,女主人关了院门。

         我被放出来后,我想回去看我的猪妈妈。它孤零零地呆在那破旧的猪栏里,生儿育女换钱为主人的那个上大学的儿子出学费。我向院门拱着,我的小猪嘴没有力气,只听到我的叫唤和门哐当的声音。老头吼了我一下:“想死吧!老实呆着,吃了饭就喂你。”有吃的是好事,我还不知道我的新主人是否让我吃糠咽菜。我扭了一下瘦屁股,站在院子中间看着老头坐在屋檐下的椅子喝着茶,一阵幽香扑鼻。我知道茶叶的味道,那还是我原来的主人的少东家引了一个女孩回来时,女孩送给他们喝的茶叶,他们泡完喝的茶叶倒进猪槽里。那天我有点感冒,我们的兄弟姐妹也是感冒,在兽医来了三次最后一天打的针它们才好。我体质弱被兽医拖了三天,我已经四肢无力卷缩在猪栏里,我想我是要死去了,被兽医不及时下药拖死的。我正在猪鬼关挣扎时,听到哗哗的声音我艰难地睁开眼,看到我的主人将杯子的剩茶水倒进猪槽里,他还用手扣粘在茶杯上的茶叶放进嘴里嚼碎吞了下去,好像很满意的离开了猪栏。妈妈引兄弟姐妹出去晒太阳了,我闻到一股清香从猪槽飘过来,我忽然有点精神,我慢慢爬起来走到猪槽边拱了拱那些茶叶,我用舌头舔进嘴嚼碎它们。清神气爽,我感觉肚子咕咕叫,我贪婪地舔食猪槽的残羹剩饭。吃了半饱,我回猪圈的角落里把鼻子埋进草堆睡觉去了。

        我知道茶叶可以提神,从某种意义来说,茶叶救了我一命。那些腆着像猪肚皮的乡村干部和学校领导都拿着一个杯子泡着浓浓的茶就是消化吃了我的兄弟姐妹的肉骨又怕变成像人类骂的那样是一群猪,我们的脸都让他们丢尽了。人类老是拿我们的老祖宗说:“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我头朝新主人的堂屋张望,好像是青砖瓦房。我好像听到隔壁有猪叫唤的声音,好像很热闹的样子。我哼着跑到墙边,找着缝隙,是个小缝隙看不清楚。只见在我主人的院子下面隔着一个小水沟是个大院子,里面红砖红瓦分隔好多间,好像有我们的猪类。是的,我听到它们叫唤了,它们好像很高兴地来到了新家。是不是珍珍说的电灯电扇还有暖气,如同住别墅呢?珍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像个小公主,它说它母亲高贵。珍珍一生下来就享受暖气,母亲有吃不完的奶,都是营养丰富的母乳。它们的主人像照看孩子般的照顾,大雪飘飘的晚上被那个管电的掐了电,说它们的主人没有包红包给他,如同人类生了小孩要包红包给医生一样。它们的主人夫妇没有办法,只有半夜起来跟它们生炉子,买的都是无烟煤。珍珍在牲畜市场说的话我还记忆犹新,它满是骄傲,出身豪门大户。我一想我出身贫寒之家,小门小户,从来没有吃饱过奶,好不容易吃上兄弟姐妹吃饱不吃的奶满是青草的味道。我的母亲要替主人挣钱交那高昂的学费,主人没有钱买好吃的营养品三合粉给母亲吃,吃的都是青草米糠拌着少量的稀粥。每次主人愁眉苦脸的时候,我也耷拉着脑袋躲得远远的,怕他拿我出气。我也恨自己不争气没有帮他卖过好价钱。一想他替我找的新家也是小户人家我也不内疚了。院子都用石头铺满,我刚刚下地时,差点摔了一跤,我好在是四脚爬的,反应快,在我的瘦屁股快要着地时,我收拢脚,这才站稳,要是人早都屁股着地了。

        听到那个院子有头猪崽叫唤的声音好像是珍珍的声音,我在石头墙边蹦来跳去找大一点的缝隙。有个大的缝隙,可我够不着。我焦急地哼着,我踮起前脚搁在一块石头上,我把猪头抬起,我小眼珠溜转,好像看到一头小白猪在靠院墙边的一间露天围栏里跟它的二三兄弟姐妹在那里打闹。它叫的声音多像珍珍,那么兴奋,那么心满意足。那高傲的样子一定是珍珍,我叫了一声“珍珍,我在这里,我们是邻居。”我不知道它听到没有,我还想喊它时被新主人赶了下来。

         “啰啰”女主人唤我吃饭,我闻到稀粥拌青草的香味,我向我的猪桌扑过去,当然我的饭碗是木质的一个脚盆,盛了半盆猪食。我饿极了,我大垛快颐。女主人拍我的瘦屁股我也顾不了,只摇着尾巴算是向她打招呼。她不懂我的意思,我却明白她的心思。

          我是在吃完晚饭才知道这家人买我是为了过年杀肉吃的,他们有五个儿女都在北上广深上班,他们吃腻了山珍海味,总是怀念我们祖辈的原始纯朴的肉香味。说城的猪肉都有饲料味,更可恶的无良的超市都注了水,在锅炒没有肉红色而是像双脚泡在破水鞋里过久,拿出都是卡白色,一看就没有胃口。那些无良的商人败坏我们猪的名声,我想自从我的祖先跟人类朝夕相处以来,我们就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排泄物都用来肥田种菜,都是无公害的。我也知道我们逃脱不了被宰杀的命运,这就是猪命,谁叫我们处于人类的淫威下。我们只期待他们给我们遮风避雨不让我们不像我的老表那些野猪样露宿荒野,整天为口奔波。就是那高高在上的人类也要工作,还要处处防范自己的同类的相互倾扎,他们还为比我的栖身之所大不了多少的房子忙碌一辈子,生怕失业房子被别人收了去,他们活的不容易。我知道我们天生就是被他们杀了吃肉的,我也不去想这个问题,一想我的笨猪脑就头痛。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14: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我在小院子和我的两位主人一起乘凉时,听到他们坐在月光下讲古。说到人就要难得糊涂,活得越明白就要越装糊涂,太清醒太明白累。我听到鼻子哄了一下,我认同他们说的,老是想被杀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命里注定是躲不过的,何必挣扎浪费力气呢!。不如什么都不想糊糊涂涂地过,饭来张口,吃了就睡,珍惜眼前的日子才是道理,人都不如我活的明白。从这个意义上说,很多人不如我过得惬意,尽管我知道自己胸无大志,就是一头蠢猪。谁叫自己是猪呢,是猪就是猪的命。那些人类不是也分三六九等,处于底层的人不是也活着就像我一样落入小家小户一生都计较吃饱穿暖。那些生下来就有好命的人,不用与普通人去竞争,他们的人生之路早就铺满鲜花,他们与普通人不是一路人,就像珍珍一样出身豪门富户可以趾高气扬。甚至还把它们拉的猪屎晒一晒,张扬它们的富贵和运气。

         我有点小聪明,知道主人的儿女都是干大事的,他们不会拿我去换钱,只是想吃我的肉。我在他们的妈妈和他们通电话时,知道主人夸奖我很听话,从不把屎尿拉在他们的院子里。我变得乖巧,跟他们亦步亦趋。只要主人唤我“啰啰,珠珠回去。”我就跟着他们摇着尾巴回家里。对了,我现在叫珠珠,是我的主人的孙子起的。那天他们在上海的大儿子大儿媳以及他们的大孙子和他们通电话,女主人有点耳背,二女儿特意从深圳寄的老年人用的手机,按免提像是高音喇叭。那天他们的孙子我的少少东家抢着电话说:“奶奶,那个小猪就叫它珠珠,过年杀肉我吃,我要玩它的尿泡。”女主人侧耳听到说:“好的就叫珠珠,喂到过年就杀肉给我的乖孙子吃。爷爷奶奶好想你们喔”我在他们的身边躺着,我听到要玩我的尿泡,我也不介意,反正我死了也不知道,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只要玩的高兴。我睡在他们的堂屋里避暑,真的美。

           有一天那个奶奶在堂屋里拿小半袋黄豆准备用来臭酱豆,她坐椅子好像忘记拿筛子,想起来又起不来,她习惯性叫了一声:“珠珠。”我挨着她椅子边睡,我爬了起来望着她指的方向,我跑大桌子边踮起脚尖在板凳上含着放在大桌子上的筛子又跑回那个奶奶的身边哼哼唧唧跟她说:“给你。”她接过筛子抓了一把黄豆伸给我,我张开嘴,用舌头全部卷进嘴里。她摸摸我的小耳朵,我又趴在地下慢慢嚼碎黄豆。

         那以后他们总带着我出去,有时他们去畈里干农活也带着我。我在田埂拱着小草,找我爱吃的草根。等我吃腻了时,我就逗蝴蝶玩,它们成双成对地在我的头上秀恩爱,气死我珠珠了。我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原始的冲动在屁股下面某个地方涌动,忽然想起了那个白白的小珍珍。以前我看到它总认为它天上的仙女,那么的秀雅富贵,只可远观不可近玩也。我想去看看那个别墅样的养猪场,太阳快当顶了我怕热,我在埂上哼哼唧唧催他们回去。“珠珠你先回去,在门口的树荫睡。”他们还要忙一会儿,我撒腿就跑还哼着谁也听不懂的猪歌。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14: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我含着刚才在田埂拱的草根,我想把它送给珍珍吃,它应该从来没有吃过草根的味道。甜甜的有嚼劲,我看到村里的小孩都扯的吃。

       我知道珍珍成了我的邻居,我去看了几次。每次它都说自己如同生活在天堂,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电扇,还有电灯,隔三差五地主人还放点摇篮曲听听,还有什么月光曲。它说:“每次放音乐,我好像跟我们的老祖宗猪八戒一样在天庭。嗬,嗬哦,我成了珍珍仙子,还跟我老祖宗的心中情人嫦娥奶奶一起共舞。一睡就到天光。”我是听不懂那音乐的,每次它们家放音乐时,我钻进猪栏的草堆,让草塞住我的耳朵才能入睡。

        我也说不清我是否喜欢上珍珍,尽管它对我不屑一顾。可是我只想去看它,哪怕听它吹猪皮说自己如何幸福,它丰腴的身躯让猪着迷。我也不例外,尽管我还没有它一半大,极不般配地,但是它阻止不了我的猪思。

       我含着草根跑到它的房子外的窗口,我趴在窗口喊它:“珍珍,过来吃草根。”它和三头小母猪睡着懒觉,它抬起头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慢慢走到窗户边,也搭起前腿,头隔着窗户说:

      “你真烦猪,别个睡的好好的,你来吵醒我 ”

       “草根好甜的。”

       “你留自己吃吧,你看你的脸瘦不拉几没有一点肉。”

        我红了一下脸:“我的生活水平是不如你们姐妹,但我很逍遥,整个村子我都跑遍了。听村里人东长西短,每次远远地站着听,有时我就哼哼地想笑。怕吓着他们,我忍住了。我讲故事给你听 。”

       “人类的故事有什么好听,都是说人话不做人事 。”

       “那你喜欢听什么?”

       “不喜欢听什么。 每天衣食无忧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吃了睡,醒了吃,多自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珍珍一脸的幸福样真的美,在猪中是百里挑一。我痴痴地望着它,也想分享它的快乐。我问:“什么事那么高兴?”

       “我以后可以做母亲了,我圈子里有几头郎猪真的帅呆了,比老祖宗还要帅。长长的身躯,一身让人垂涎欲滴的肥肉,一走一颤。你没有看到要有多帅有多帅,你以后别来看我了,我怕它们看到吃醋。”

         珍珍的话像一瓢水泼在我猪头上,我感觉自己好像是被遗弃的孤儿,是猪类的丑八怪,它的话严重地伤了我的自尊心。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叫它快点吃我拱回的草根。它说:“你自己吃吧,我不需要这没有营养的东西。”它溜下去又睡觉了。

       我很沮丧地收回前腿,把窗户上的草根拉下来踩了几脚,老子也不吃了。我爬上坡往我家门口走去,看到一只公鸡撵着母鸡压上去,我气呼呼地冲过去哼唧着:“他妈的,别在老子面前示爱。”两只鸡惊慌地飞走了,我躺在门口树荫睡着了。

        一个月内我再也没有去看珍珍,我依然每天过着我快乐的日子。我的主人好像把我当着他们的孙子,吃不了的剩饭剩菜都拌青草青菜给我吃,慢慢我也长的毛光水滑的,很是逗人喜爱。

        一天我听前面像别墅的院子传来猪的哭喊声,撕心裂肺的。我也难理它们,睡在地下没有起来只是侧耳听了一下又趴着睡我的觉。

        我跟着我的主人出门时,遇到母鸡或者是母狗,我都要撵几下。我的主人好像看出什么似的,没有几天叫兽医阉割了我。他妈的就是那个拖我三天感冒不下正药的家伙,当他割断我的是非根扔上屋瓦挂在瓦沿摆着时,我就开骂了他祖宗十八代。我哼哼唧唧几天才合拢伤口,可我心里的伤口永远愈合不了,我成了太监猪了。我看到母鸡们母狗们再也不撵它们,甚至看都不看它们一眼 。珍珍好像从我的猪脑消失了。

       刚刚进入夏天,天气就特别热,在院子被墙挡住没有风,我跑到我们家侧面的一棵大树下准备午休。忽然有声音叫我:“珠珠,你过来 ”声音不是我的主人,是猪的声音。“过去干嘛,我要午休了!”我看到了是珍珍趴在那个窗户叫我过去,我不想理它。它又叫了一下我,我不耐烦地慢慢走过到窗户边搭起前腿。它忽然有眼泪哼唧地哭着说:“我的梦破了,我被阉割了 老板怕明天的猪价不好,不蓄养那么多母猪。我想和那些黑猪王子生一窝窝的猪崽不能了,呜呜…”我听到它也阉割了,再有不会有猪的爱情梦想,和我一样喂肥杀肉。我不知道如何安慰它,其实也是安慰自己,是猪都这样。

        “你不要恨我,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看你过的什么日子,高蛋白有品质的生活你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它好像又很骄傲的样子,我最看不得它这种高高在上的神气样。神气个啥,都是被宰的货。我嘟哝着离开了,它在窗户叨叨地说什么猪屁话,我值当冇听到,我过我的猪生去。

          时间真快,我到新主人家快半年了。已经是秋天,可天还是很热。主人家种的一亩地的水稻用久保田收割完,他们两老人把一袋袋子谷抬上田埂,我卷缩在那里如同狗一样照看。二十多袋子分五次用板车拖,老爷爷背着板车的皮带,两手拉着板车车把拘偻着腰,老奶奶拉着系在板车上的绳子。他们拉着板车走时回头对我说:“珠珠在这里看好袋子里谷,这是我们全家的口粮。”我哼了一声答应着,我围着放在大路边的谷袋子转了一圈做到心中有数。我望着他们上坡时都弯着腰,拿出吃奶的力气慢慢在坡上移动。我忽然有叹息的感概,唉,这两老也不容易,儿女们叫他们去城市不种地,他们说过不惯那种城市的生活,天天憋在钢筋水泥的匣子里闷气,主动跟他们差不多大的老人拉拉家常,他们像躲骗子躲着我们。城市的冷漠我们不习惯,还是在乡下好,空气新鲜,到处都是鸟语花香,除了鱼肉要上街买以外,蔬菜都是自己种的。想串个门,拿把蒲扇就可以到别人家坐半天。我不懂人类这些,但我看的出来这两老寂寞,儿女不在身边的寂寞。做地里活路,累的忘记了。一旦闲下来,他们总想打电话给他们的儿女孙子们,又怕打扰他们。每次有儿女打电话回来,他们两老的皱纹都舒张开来,慈眉善目。我跟着沾光吃的猪食多了米饭,可他们的儿女说喂猪多弄些猪草我吃,这样肉就香跟小时候一个味道。我不知道我的祖祖辈辈是否一直吃糠咽菜,就是这些猪才过上土豪的生活,就珍珍的话说就是高品质的高营养。珍珍每次说话的神态跟那些暴发户没有两样,嘴里镶金牙一定露给别人看。我想牙齿不就用来咬碎东西的吗?不就是一个吃,说到吃那还不是像我们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我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排除的东西和我拉的猪屎一样臭,一样要掩鼻而过,一样看到恶心。动物看到同类的粪便感觉最恶心,都远远躲着,生怕踩了自己的屎。异类就另说,狗看到人屎就扑过去,大垛快颐。真是此屎只有人间有,狗间难得几会闻。即使狗像人一样吃山珍海味,也拉不出人屎来。人类骂人的最高境界说吃人饭不拉人屎。珍珍老是说我吃猪食想说人话,我不明白它为什么这样看不起我。为什么在我活着短暂的日子不能有人的想法?想都有错,想都有罪,那还有什么活头。好在我生活的主人家比较宽容我的猪思虎想,虽然我知道他们最后还是惦记我的肉,顶多夸奖一下,这猪甜唤人,肉真香。他们把我大卸八块,做成各种符合他们口味的肉,什么五花肉,东坡肉,爆炒猪肝腰花,腌制腊肉香肠,腊蹄子等等,只要是我身上的东西,他们都津津乐道。即使我排便用的大肠小肠,那些性感风骚的女客人也吮吸如同婴儿吸奶,啧啧有声。

         日头偏西时,主人拉最后一车,老爷爷照例背着车袋弯腰驼背,两手的青筋暴露握着车把,老奶奶弯腰拉着车绳子。我跟他们侧面叫唤如同鼓掌加油,哼哼唧唧,他们也哼哼唧唧。上坡时他们已经累的没有力气了,我看到他们的脚都打滑,步子凌乱。出于猪的本能,我冲到前面,看到老奶奶背在背上的绳子前面一截几乎要妥地,我含着绳子头,一股汗水的味道,好吃的很。我想跟珍珍也偿下这滋味,这是人类的汗水,咸咸的好滋润。我咬着绳子就往前跑,我感觉有阻力,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咬紧牙关拉扯着,我感觉我后面的爷爷奶奶也是咬紧牙关。我们上了坡,奶奶说“好珠珠,通人性呢!上来了不要你拉了。”我只想咬断有汗水味的绳子给珍珍偿一下,它像富贵家的千金样从来没有偿过人类滴下汗水的味道。我咬不断我放弃了。我忽然听到有猪的叫唤声,我有一种不祥的预兆。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14:2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我撒腿就跑向村里,养猪临近大路,还没有跑到村口就看见一辆有铁栏杆的汽车停在大路边。珍珍也看到我了,向我叫唤,我跑了过去。两三个月没有看到珍珍,珍珍长得更加丰满,它圆润的腰身,身材修长,绝对猪中极品。这是我喜欢它的原因,虽然是在青春懵懂期内,我有对它的幻想,我知道我不配它。它几乎可以包的下我,我在车下看着它,感觉自己的渺小。好在我们都掐断爱的情根,那仅有的想法还是遥远的两三个月前,两三个月对于我们猪类来说就如同人类两三年或者是二三十年的事,或者是我们的童年的事,就人类的话说是两小无猜。我只是在某个梦中想到了珍珍,我不知道珍珍是否想到我。它是否还惦记它的黑猪王子?虽然它早也没有七情六欲,有的只是吃了睡,睡了吃的麻木。

          “珠珠,我们要去大城市。你只有老死在这穷山沟里,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呢?”珍珍又开始炫耀它的高贵血统,它还没有觉察它贪婪地吃肥了自己,这是要提前挨刀的。虽然我也要挨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迟早有这一天。只是珍珍过着衣食无忧,饭来张口,吃香喝辣的,它不知道是暴发户的阴谋。给你贪婪是为了你多涨肉,时候一到,小命全部报销。暴发户只在后面数钞票,如同一桩大买卖。这是猪的悲哀,我早就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你壮了,就有屠夫盯上你的屁股,这里摸那里摸。你别以为他是爱怜你,他想你能杀多少肉,有多少赚头。可猪们以为他来体察猪情,珍珍们还大献殷勤,扭着丰腴的臀部,那些屠夫眼里都冒着兽光。不要信那些猪屁话,可珍珍就信,以为是换新居,乔迁之喜呢,从山沟沟到繁华的城市开眼界。唉,我不知道怎么说,珍珍还在幻想,临死都说比我高级。我不否认它出身豪门千金,找的下家也是暴发户,像金丝鸟装进笼牢中,如同人类的包养的二奶。我有几次看到珍珍隔着窗户对我显示它的高贵和富足,我几乎要脱开而出“你就是暴发户包养的二奶,随时转手送人。”可我忍住了,我出身贫贱,找的新东家也是小门小户,理不直气不壮。想想算了,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猪壮就挨刀。

         车子开动震的我搭在车挡板的前腿麻,我想跟珍珍握下猪手,它没有抬猪手,依然傲慢。“不握了,你只在这里看一寸天地。”珍珍眼睛是朝天,话从鼻子哄出来。我知道它的不屑一顾。我要向它告个别:“这一走,我们就是永别了。我过年就要被杀了,还有三个月,我的肉也要被主人的儿女带到大城市去,也有去上海的,跟你一个地方,可惜那只是我的肉,我已经死了不知道上海的繁华。你去上海托梦给我。我们死了到阴曹地府,要是我的老祖宗猪八戒猪爷爷管阎王殿多好,把那些像肥猪吃我们肉的都打人间变猪,我们猪类都成人类,咱们换着吃。”

          “别说那没有用废猪话,这辈子都吃糠咽菜,你还等下辈子。反正我知足了,出生都无忧无虑,从来没有为衣食住行发愁,这是命。”珍珍的高贵富足,连去死都说的那么动听。它还天真认为去大城市开眼界享福。唉,不说也罢。车子开动了,我差一点摔跤。

         我呆呆望着汽车离去,珍珍和它的兄弟姐妹们在车子还唱着歌,哼哼唧唧…“回去珠珠,你也想跟它们一样被宰吗?”我的主人拉着板车过来了,我还想那个汗水打湿的绳子的咸味道,我跑过去咬着绳子和主人一起咬紧牙关,上我们家门前的坡:“一二三…上”我们一起喊着。

                   千湖之湖2017年10月1日草于深圳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 20: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定起来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280

主题

9272

帖子

1万

威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2012最新锐版主奖

发表于 2017-10-5 20: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猪眼看世,不错的角度
从谋篇布局上能否更集中,专注人的世界
或者猪的世界,当然印照的还是人的世界
个见仅供参考
多吃饭,少做事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21: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purect 发表于 2017-10-5 20:04
猪眼看世,不错的角度
从谋篇布局上能否更集中,专注人的世界
或者猪的世界,当然印照的还是人的世界

谢谢版主指导!我是顺着思绪写的,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当然是按照时间顺序写,只是一种对比,没有矛盾冲突。要说矛盾只能是两头猪的看法和现实对照。算是故事吧!
问候节日快乐!编祺文丰!
不惑之年却有太多的疑惑!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1-8 09:00: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意外先发表了,成了小说处女作。感谢《映山红》 杂志!感谢黄主编!感谢编辑老师!
20180108_874214_1515373211614.png

238

主题

2043

帖子

5153

威望

钻石VIP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11 13: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猪生跌宕!
我也很喜欢这种角度,
曾写过一篇《一条健康的狗》的短篇,
发表在《长江文艺》1999年第一期。
猪生其实不是一种简单的对比,
而更应该是一种冷静的观照,
有了猪之痛,
才有人之思。
很细腻,
挺不错的。
男人就要说男人的话。

365

主题

4341

帖子

3061

威望

金牌VIP会员

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16:12: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梦寿哥 发表于 2018-1-11 13:10
猪生跌宕!
我也很喜欢这种角度,
曾写过一篇《一条健康的狗》的短篇,

哈哈,那是国庆节公司要加班,我回不了。放了几天假,外面人多不想出去,然后瞎想,用猪的角度去演绎我对人生的看法。是一气呵成,也没有管小说的要素,按照自己的思绪去敲,敲完了就往论坛贴,然后又往映山红杂志的选稿论坛贴。杂志老师是在鼓励我,我还在学习中!请哥哥多指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主管:孝感市委宣传部 主办: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712-2477857(周一至周五:8:00-18:00) 15727090874(周六至周日)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黄陂大道特一号孝感日报传媒集团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2-2477857 举报邮箱:wlb@xgrb.cn

免责声明:槐荫论坛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
表槐荫论坛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槐荫论坛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 鄂ICP备15016979号-1 )

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00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手机版|Archiver|孝感槐荫论坛

GMT+8, 2018-10-15 18:31 , Processed in 0.103286 second(s), Total 23, Slave 8 queries .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找站务 扫微信 客户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